当前位置: 首页-党史学习
党的九大
发布时间:2007-10-16  浏览次数:
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
 发布时间: 2007-09-06 17:18 新华网

    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69年4月1日─24日在北京举行。出席大会的代表1512人,代表全国2200万党员。由于当时各地党组织处于瘫痪状态,无法正常进行代表的选举,多数代表由革命委员会同各造反组织的头头协商决定或上级指定,以致很多品质恶劣的帮派骨干、打砸抢分子,

林彪、江青一伙的爪牙,成了九大代表。有的人是在确定为九大代表之后,才赶办入党手续,或在赴京列车上突击入党的。相当多的原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处在被审查或监禁中,未能作为代表出席九大。

    党的八大到九大的十三年间, 党内“左”倾思想不断滋长, 阶级斗争扩大化日益严重。毛泽东的个人专断逐步损害了党的民主集中制,个人崇拜现象逐步发展。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。林彪、江青一伙别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长了这些错误,导致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发生。党的九大是在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后的第三个年头召开的。当时,全国党的各级组织全部处于瘫痪状态,绝大多数党员还没有恢复党的组织生活,相当多的八届中央委员仍处于被审查、被监禁的状况。尽管按照八大党章已经大大超过五年召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规定,但从当时党内、国内各方面条件来看,召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条件是极其不成熟的。1967年秋,毛泽东指示张春桥、姚文元就党的九大准备工作和什么时候召开等问题,在上海作些调查。姚文元很快完成一份调查报告,假借群众名义,提出召开九大之前要先修改党史的要求。此后,中央文革小组实际上成了主持九大筹备工作的领导机构。1968年10月召开的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,为九大的召开作了直接准备。全会认为,以刘少奇为代表的“资产阶级司令部”及其在各地的“代理人”已被打倒,夺权的任务已经完成,“文化大革命”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因而召开党的九大便成为巩固已取得的成果的一项迫切任务。

    1969年3月9日─27日,九大预备会在北京召开。毛泽东在预备会上提出九大的任务是总结经验,落实政策,准备打仗。它成为九大的指导思想。

    九大正式会议上,毛泽东主持了开幕式,并致开幕词。林彪代表中共中央作了政治报告。

    报告以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”为核心,全面肯定了“文化大革命”,称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”是一场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,是对马列主义理论和实践的一个伟大的新贡献;把党的全部历史说成是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,即所谓“毛主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,同党内右的和‘左’的机会主义路线斗争的历史”,虚构了以刘少奇为头子的“资产阶级司令部”,肯定了强加给刘少奇的种种罪名;对中国社会的形势以及党的政治状况作了错误的估计,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所谓“斗、批、改”的新任务。报告对战争到来的可能性作了紧迫和夸大的估计,过分强调要准备打仗。

    大会分组讨论了政治报告和党章修改草案。在讨论过程中,结合实际“斗私批修”,实际上是对参加会议的老同志再一次进行错误的批判,迫使他们检讨。

    大会通过了政治报告和党章修正草案。九大通过的新党章,错误地把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”和林彪“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”写进了总纲;对毛泽东思想作了歪曲的阐述;砍掉了原党章中党员权利一节,取消了党员的预备期,取消了中央书记处,取消了中央监察委员会等机构。

    大会选举出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70人,候补中央委员109人,其中原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只有53人。在大会选举新的中央委员会过程中,林彪、江青一伙暗中操纵选举,使其集团的主要成员几乎全部进入了中央委员会,而许多久经考验的老干部却被排除在外。

    九大自始至终被强烈的个人崇拜和“左”倾狂热气氛所笼罩。它加强了林彪、江青等人在党中央的地位,使“文化大革命”的错误理论和实践更加合法化。实践证明,九大在思想上、政治上和组织上的指导方针都是错误的。

中共第九届历次中央全会

  中共九届一中全会

  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于1969年4月28日在北京召开。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委员170人,候补中央委员109人。

  毛泽东主持会议,并讲了话。他在讲话中再次肯定了“文化大革命”。

  全会选举出中央政治局常委5人,中央政治局委员21人,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4人,毛泽东任中央委员会主席,林彪任副主席。新的中央机构中,林彪、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主要成员占了相当大的比重。

  中共九届二中全会

  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1970年8月23日—9月6日在庐山召开。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委员155人,候补中央委员100人。

  毛泽东主持了会议。林彪一伙在会上通过称颂毛泽东为“天才”的办法,借以吹捧林彪,鼓吹要设国家主席,想以此达到其夺权的目的。8月24日,陈伯达在华北组宣讲由他编选经林彪审定的《论天才》的材料,煽动华北组通过决议:坚决要求设国家主席。8月31日,毛泽东发表《我的一点意见》一文,揭穿了“称天才”的骗局,指出了他们在庐山搞突然袭击,煽风点火,唯恐天下不乱的阴谋和野心,指出不要再提设国家主席的问题,从而挫败了林彪反革命集团向党发起的有组织、有预谋的进攻。为此,全会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。

  全会批准了国务院关于全国计划会议和1970年国民经济计划的报告;批准了中央军委关于加强战备的报告。